2024年01月04日    《互聯(lián)網(wǎng)經(jīng)濟》崔瀚文     
推薦學(xué)習: 國醫大師張伯禮院士領(lǐng)銜,以及國家衛健委專(zhuān)家、中醫藥管理局和中醫藥協(xié)會(huì )權威、行業(yè)標桿同仁堂共同給大家帶來(lái)中醫藥領(lǐng)域的饕餮盛宴賦能中醫產(chǎn)業(yè),助力健康中國。歡迎加入中醫藥產(chǎn)業(yè)領(lǐng)航計劃>>

本文首發(fā)于《互聯(lián)網(wǎng)經(jīng)濟》,作者:阿里研究院 崔瀚文

2015年,中國GDP已約兩倍于日本、三倍于德國、四倍于法國,坐實(shí)了全球“第二大經(jīng)濟體”。然而,回顧蘇聯(lián)的由盛到衰、日本的先追隨后停滯,“世界第二”總會(huì )面臨著(zhù)來(lái)自外部的諸多打壓;此外,在國內還面臨生態(tài)惡化、貨幣超發(fā)、貧富分化、人口老齡化、產(chǎn)能落后和過(guò)剩等諸多挑戰。如何能夠變“大”為“強”,并沖破 “第二魔咒”?

蘇聯(lián)早期靠大量的“資源動(dòng)員”,由投資拉動(dòng)了經(jīng)濟的快速增長(cháng),這種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的維持要求加速動(dòng)員資源,但當資源的動(dòng)員遇到極限,這種快速增長(cháng)就無(wú)法維持。同樣,推行趕超戰略的國家像印度、埃及、中南美洲都曾遇到了類(lèi)似的困境,資源動(dòng)員成為不能繞過(guò)的一道門(mén)檻。而日本經(jīng)濟危機的產(chǎn)生,是由于國家從引進(jìn)技術(shù)為主的創(chuàng )新,轉變?yōu)橐宰灾鏖_(kāi)發(fā)為主的創(chuàng )新過(guò)程中,經(jīng)濟開(kāi)始由高速增長(cháng)變?yōu)榈退僭鲩L(cháng),進(jìn)而誘發(fā)的系統性危機。

國家的競爭就是創(chuàng )新的競爭?!耙粋€(gè)民族的繁榮取決于創(chuàng )新活動(dòng)的廣度和深度?!苯?jīng)濟增長(cháng)理論代表人物埃德蒙·菲爾普斯深入分析了西方19世紀英國、美國的相繼領(lǐng)跑,比利時(shí)、法國、德國等過(guò)的快速追趕崛起,以及荷蘭和意大利、西班牙等夠哦的停滯落后后指出 “國家層面的繁榮(大眾的興盛)源自民眾對創(chuàng )新過(guò)程的普遍參與”。

美國經(jīng)濟崛起的案例

縱觀(guān)美國建國200多年的經(jīng)濟崛起史,正是一部不斷歌頌進(jìn)取精神的創(chuàng )新創(chuàng )業(yè)史,從蒸汽船、軋棉機、跨州鐵路,到電燈、電視、空調、噴氣式飛機,再到半導體、計算機、互聯(lián)網(wǎng)、基因工程;從百貨商店、郵購商店,到連鎖店、超市,再到電視購物、電子商務(wù);從大規模工業(yè)生產(chǎn)流水線(xiàn),到風(fēng)險投資公司的大量創(chuàng )立,再到面向創(chuàng )業(yè)企業(yè)的納斯達克市場(chǎng);從愛(ài)迪生、萊特兄弟,到喬布斯、比爾·蓋茨,再到埃隆·馬斯克、馬克·扎克伯格。持續不斷的發(fā)明和創(chuàng )新,生生不息的優(yōu)秀企業(yè)家群體,不斷提高的生產(chǎn)率,催生了一個(gè)又一個(gè)新興產(chǎn)業(yè),進(jìn)而大幅增強了美國的經(jīng)濟實(shí)力和綜合國力,將年輕的美國推上了世界經(jīng)濟史上前所未有的高峰。

五年前奧巴馬做國情咨文演說(shuō),1/3 篇幅講創(chuàng )新,提出“激發(fā)國人的創(chuàng )新精神是我們制勝未來(lái)的基石”。他說(shuō):“沒(méi)有人能夠斷定下一個(gè)龍頭行業(yè)是什么,或者新的就業(yè)崗位會(huì )來(lái)自哪里——就像30年前,我們不會(huì )知道,這個(gè)叫因特網(wǎng)的家伙會(huì )帶來(lái)經(jīng)濟革命。我們能做的——這也正是美國人民比別人好的地方,就是加強美國人民的創(chuàng )造力和想象力。記??!美國發(fā)明了汽車(chē)和電腦;美國擁有愛(ài)迪生和萊特兄弟;美國創(chuàng )造了谷歌和臉譜。在美國,創(chuàng )新不僅僅改變了我們的生活,更為重要的是,這是我們賴(lài)以謀生的方式?!?/p>

當前,如何培育和打造符合國情、具有特色的“創(chuàng )新生態(tài)圈”成為國家發(fā)展的必須,而認清和緊抓中國優(yōu)勢與時(shí)代機遇是重中之重:

信息產(chǎn)業(yè)與制造業(yè)是中國競逐全球創(chuàng )新賽場(chǎng)的基礎

第一次科技革命,中國在天朝大國的迷夢(mèng)中被西洋諸國遠遠拋在后面。第二次科技革命,美、德、英、法、俄、日等國為了輸出資本、擴張市場(chǎng)掀起瓜分世界的狂潮,中華民族更加羸弱,亡國災難更加深重。第三次科技革命,信息革命,始于20世紀中期,截至2016年8月3日,美國的亞馬遜和Facebook超越美孚,分別成為美國第四和第五大上市公司,僅次于蘋(píng)果、Alphabet(谷歌母公司)和微軟。截至此時(shí),美國市值前五大公司全部來(lái)自于信息產(chǎn)業(yè)。這一輪科技革命,中國雖錯失了計算機、集成電路、移動(dòng)通信等發(fā)展先機,但迅速發(fā)展并趕上了潮流趨勢,并在互聯(lián)網(wǎng)時(shí)代實(shí)現了局部超越,在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領(lǐng)域實(shí)現了全面領(lǐng)先。目前,以阿里巴巴、騰訊、華為、中移動(dòng)等為代表的中國信息產(chǎn)業(yè),無(wú)論從規模還是技術(shù)水平上,已經(jīng)走在了世界前列。而在歐洲和印度,甚至日本、新加坡、港臺這些地方,很難找到如此體量與實(shí)力的企業(yè)能與中美比肩,更難以找到如此大規模主體型的產(chǎn)業(yè)生態(tài)圈。

作為全球最大的制造業(yè)經(jīng)濟體,目前中國的制造業(yè)生態(tài)系統規模龐大,包括比日本大四倍多的供應商體系、1億5千萬(wàn)具有經(jīng)驗的工廠(chǎng)工人和大量的現代化基礎設施。中國市場(chǎng)巨大的規模和發(fā)展健全的供應鏈,能夠給中國企業(yè)家提供了約15%至20%的成本優(yōu)勢。北京大學(xué)黃濤教授指出,生產(chǎn)要素的重新組合那才產(chǎn)生一系列革命性創(chuàng )新產(chǎn)品,而在西方國家光靠一兩個(gè)企業(yè)主導的改革是比較困難,很難做出革命性變化;中國目前具有的大量小型制造企業(yè),非常分散化,以前我們說(shuō)是弱點(diǎn),但是在網(wǎng)絡(luò )時(shí)代很有可能轉化為一種優(yōu)勢。隨著(zhù)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連接,小型制造企業(yè)能夠能夠快速適應市場(chǎng)的變化,更好的自由組合,更好的進(jìn)行柔性供應。讓柔性生產(chǎn)網(wǎng)絡(luò )在中國進(jìn)一步興起,這也許是中國的另一種后發(fā)優(yōu)勢。

開(kāi)放式創(chuàng )新、社會(huì )創(chuàng )新等創(chuàng )新模式的重大轉變正在發(fā)生

信息經(jīng)濟時(shí)代到來(lái),讓企業(yè)僅僅依靠?jì)炔康馁Y源進(jìn)行高成本的創(chuàng )新活動(dòng),已經(jīng)難以適應快速發(fā)展的市場(chǎng)需求以及日益激烈的企業(yè)競爭,“開(kāi)放式創(chuàng )新”正在逐漸成為企業(yè)創(chuàng )新的主導模式。2003年切薩布魯夫提出,企業(yè)可以同時(shí)利用內部和外部有價(jià)值的知識來(lái)加快內部創(chuàng )新,并且利用外部的創(chuàng )新來(lái)拓展市場(chǎng)。開(kāi)放式創(chuàng )新的目標正是以更快的速度、更低的成本,獲得更多的收益與更強的競爭力。中國在全球領(lǐng)先的大平臺、巨網(wǎng)絡(luò )、富生態(tài),能夠幫助創(chuàng )新者能夠更方便快捷的在互聯(lián)網(wǎng)開(kāi)放的市場(chǎng)環(huán)境中尋找市場(chǎng)需求、風(fēng)險投資、技術(shù)合伙、委外研究、技術(shù)特許、戰略聯(lián)盟、商業(yè)模式等等,并能更快更好地把創(chuàng )新思想變?yōu)楝F實(shí)產(chǎn)品與利潤,這極大的降低創(chuàng )意從產(chǎn)生到最終成為進(jìn)入市場(chǎng)的過(guò)程中的損耗。尤其是,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和云計算的應用在中國迅速蔓延,這進(jìn)一步擴大了中國的競爭優(yōu)勢,超過(guò)7億的網(wǎng)民 隨時(shí)、隨地、高頻的“連接”, 越來(lái)越多行業(yè)開(kāi)始接受和擁抱“互聯(lián)網(wǎng)+”……這種大規模的混搭、跨界、穿越、融合,為醞釀創(chuàng )新提供了絕佳環(huán)境。

麻省理工學(xué)院黃亞生教授在《創(chuàng )新的創(chuàng )新》中指出,有別于工業(yè)社會(huì )時(shí)期封閉和集中式的創(chuàng )新范式,社會(huì )創(chuàng )新以開(kāi)放性和分權性為特點(diǎn),是信息和知識社會(huì )的產(chǎn)物?!耙环N眾人參與創(chuàng )新、更加開(kāi)放、自下而上自發(fā)的社會(huì )創(chuàng )新模式在各個(gè)領(lǐng)域悄然興起,并在整個(gè)社會(huì )創(chuàng )新活動(dòng)中發(fā)揮著(zhù)越來(lái)越重要的作用?!?黃亞生教授認為“社會(huì )創(chuàng )新”本質(zhì)上是一種創(chuàng )新的組織范式,是對創(chuàng )新人員和活動(dòng)的新的組合形式,它可以是技術(shù)的、非技術(shù)的,也可以是解決具體的問(wèn)題、產(chǎn)生新的思想的。社會(huì )創(chuàng )新不局限于每個(gè)具體的創(chuàng )新領(lǐng)域、創(chuàng )新過(guò)程或是創(chuàng )新成果,而是對“創(chuàng )新的創(chuàng )新”。

新一代年輕人具備創(chuàng )新者潛質(zhì),已進(jìn)入黃金時(shí)期

目前,中國受過(guò)大學(xué)教育的人口比日本總人口還多4000多萬(wàn),研發(fā)工程師的成本相當于美國的1/6,和發(fā)達國家比,中國在研發(fā)領(lǐng)域有明顯成本優(yōu)勢,潛力巨大。而80后、90后的一批人,是改革開(kāi)放后成長(cháng)起來(lái)的一批人,在青少年時(shí)期他們集中接觸到了發(fā)達國家歷經(jīng)數十年積累的文化和科技精華,更為普遍的接受高等教育,更為深刻的理解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,具有民族自豪感和文化自信,對西方世界沒(méi)有天然的仰視……他們其中的很多人有創(chuàng )意、有情懷、有視野、有資本,并且有著(zhù)愿意為實(shí)現人生價(jià)值而創(chuàng )新的“勇武精神”。他們率先使用互聯(lián)網(wǎng)破除了信息壁壘,能夠自如的出入于網(wǎng)絡(luò )生態(tài)。他們不僅能夠自己進(jìn)行創(chuàng )新,也能充分利用外界的創(chuàng )新;不僅充分實(shí)現自己的創(chuàng )新的價(jià)值,也能夠利用網(wǎng)絡(luò )充分實(shí)現自己創(chuàng )新“副產(chǎn)品”的價(jià)值。

未來(lái),中國將逐漸進(jìn)入老齡化社會(huì )。很多國家的經(jīng)驗表明,隨著(zhù)人口的老齡化,創(chuàng )新創(chuàng )業(yè)的活力會(huì )不斷下降,例如日本在90年代老齡化快速上升的時(shí)期,創(chuàng )新的活力有了明顯下降。從個(gè)人的角度而言,當年齡超過(guò)50歲,很多人會(huì )開(kāi)始將重心轉為養老、子女、穩健投資等,對于創(chuàng )新的偏好下降。我國自1978年將計劃生育作為基本國策以來(lái),人口出生率的峰值存在于80后群體,并在1987年達到2.3%。2016年,80后、90后一代人,最大的36歲,最小的17歲,正處在最具創(chuàng )新活力的年齡段。如果未來(lái)中國生育率不能達到預期水平,這批人可能將是影響大規模創(chuàng )新興衰的關(guān)鍵力量。

服務(wù)創(chuàng )新、數字創(chuàng )新前景廣闊,是值得關(guān)注的重大方向

產(chǎn)業(yè)的遷移是另一個(gè)重大機遇,人類(lèi)經(jīng)濟正在逐步進(jìn)入以服務(wù)經(jīng)濟為代表的后工業(yè)社會(huì ),服務(wù)業(yè)已經(jīng)發(fā)展成為一個(gè)具有很大的發(fā)展前景的國民經(jīng)濟支柱產(chǎn)業(yè)之一。目前,我國服務(wù)業(yè)占GDP的貢獻率持續攀升,提供的就業(yè)機會(huì )也越來(lái)越多,但大多數人仍未意識到服務(wù)創(chuàng )新的重大意義和前景。2011-2015年前后發(fā)生的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浪潮,讓中國的生活服務(wù)業(yè)以O2O的形式發(fā)生了一次巨的飛躍,租車(chē)、洗車(chē)、代駕、外賣(mài)、生鮮、家政、洗衣、美甲、理發(fā)、按摩、藥品,甚至手機貼膜……基本上能想到的生活服務(wù)都誕生出了優(yōu)秀的創(chuàng )業(yè)創(chuàng )新項目。更重要的是,作為信息技術(shù)與商業(yè)深度結合的全新產(chǎn)物,2003年以來(lái),以交易服務(wù)為主、以交易平臺為核心,中國的“電子商務(wù)交易服務(wù)業(yè)”開(kāi)始出現,十余年來(lái),平臺型企業(yè)不斷拓展業(yè)務(wù)深度,通過(guò)開(kāi)放戰略,為更多創(chuàng )業(yè)者“賦能”,一種基于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、新范式的“商務(wù)服務(wù)業(yè)”迅速的崛起,平臺與服務(wù)商融合發(fā)展,服務(wù)商生態(tài)集聚化,平臺上多方之間互動(dòng)頻繁,服務(wù)商之間交流競爭更加充分、創(chuàng )新層出不窮,形成了一個(gè)巨大的 “商業(yè)服務(wù)業(yè)生態(tài)” ,通過(guò)共同為億萬(wàn)的買(mǎi)家、賣(mài)家提供豐富多彩的服務(wù)。目前,O2O生活服務(wù)業(yè)和在線(xiàn)商務(wù)服務(wù)生態(tài)已成為中國創(chuàng )新最為活躍的領(lǐng)域,且已在全球范圍內處于領(lǐng)先。

此外,新一代材料技術(shù)、半導體技術(shù)、通信技術(shù)、互聯(lián)網(wǎng)技術(shù)、云計算等基礎通用技術(shù)的發(fā)展,讓人機交互、智能感知、虛實(shí)融合、人工智能、虛擬現實(shí)等數字應用類(lèi)創(chuàng )新快速突破。虛擬空間內的創(chuàng )新存在著(zhù)極大的空間,未來(lái)將快速拓展到娛樂(lè )、教育、辦公、醫療、商貿等關(guān)鍵行業(yè)形成示范應用,例如以沉浸式游戲、全息教室、數字展館、數字城市、模型設計、工業(yè)仿真、手術(shù)模擬、虛擬實(shí)驗室、軍事模擬、虛擬戰場(chǎng)等形式的應用將不斷出現,進(jìn)一步改變人們的生活,并能夠為人類(lèi)的自我實(shí)現和提升提供更加廣闊空間。最近幾年,美國興起了所謂”新硬件時(shí)代”,在該領(lǐng)域中國與美國的技術(shù)水平仍然相差巨大。但是,在數字應用的“偏軟”的領(lǐng)域中,中國仍然具有成本、人員、產(chǎn)業(yè)基礎等等諸多巨大優(yōu)勢,并且雙方都尚在起步階段,領(lǐng)域內尚沒(méi)有成熟的品牌,中國市場(chǎng)、資本和美國市場(chǎng)、資本是同步的。

媒體、融資等外部環(huán)境正在快速發(fā)展成熟

中國新一代創(chuàng )新創(chuàng )業(yè)者周邊的媒體環(huán)境正在不斷成熟,總體而言更是寬松而積極的。近年來(lái),國內崛起的新銳媒體如虎嗅、36氪、鈦媒體和PingWest等均以科技、創(chuàng )新、創(chuàng )業(yè)、互聯(lián)網(wǎng)資訊與產(chǎn)業(yè)動(dòng)向作為報道重心,而這幾家新銳科技媒體的估值均超過(guò)1億美元。這些新銳媒體倡導創(chuàng )客精神,組織創(chuàng )客活動(dòng),共同打造了中國式的創(chuàng )客文化。同時(shí),眾多科技、財經(jīng)、商業(yè)自媒體的興起為創(chuàng )新者提供了豐沃土壤,創(chuàng )客、極客平臺的出現,也極大地提升了創(chuàng )新效率,縮短了創(chuàng )新周期。

與此同時(shí),我國私募基金也取得了長(cháng)足的發(fā)展,在資產(chǎn)管理行業(yè)的地位業(yè)越來(lái)越突出,尤其是私募股權基金和創(chuàng )業(yè)投資基金,為推動(dòng)創(chuàng )新創(chuàng )業(yè)提供了更多的“源頭活水”。據根據咨詢(xún)公司匯編的數據 ,中國有政府支持的風(fēng)投基金2015年總計籌集了大約1.5萬(wàn)億元人民幣(約合2310億美元)的資金,短短一年內使管理下的資金總量猛增兩倍,達到了2.2萬(wàn)億元。咨詢(xún)公司PreqinLtd.稱(chēng),這一規模排名世界首位,更是全球其他風(fēng)投公司去年籌集到的資金總量的差不多五倍。另?yè)y計,截至2016年4月,已在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登記并開(kāi)展業(yè)務(wù)的私募證券、私募股權、創(chuàng )投等私募基金管理人8834家,備案私募基金28534只,認繳規模6.07萬(wàn)億元,實(shí)繳規模5.02萬(wàn)億元,私募基金從業(yè)人員超過(guò)40萬(wàn)人。

政策:中國政府確立以創(chuàng )新立國本的大政方針

以創(chuàng )新為驅動(dòng)的國策是未來(lái)持續參與世界最前沿創(chuàng )新競爭的保證。在十八屆五中全會(huì )通過(guò)的《建議》中提出:“創(chuàng )新是引領(lǐng)發(fā)展的第一動(dòng)力。必須把創(chuàng )新擺在國家發(fā)展全局的核心位置,不斷推進(jìn)理論創(chuàng )新、制度創(chuàng )新、科技創(chuàng )新、文化創(chuàng )新等各方面創(chuàng )新,讓創(chuàng )新貫穿黨和國家一切工作,讓創(chuàng )新在全社會(huì )蔚然成風(fēng)。必須把發(fā)展基點(diǎn)放在創(chuàng )新上,形成促進(jìn)創(chuàng )新的體制架構,塑造更多依靠創(chuàng )新驅動(dòng)、更多發(fā)揮先發(fā)優(yōu)勢的引領(lǐng)型發(fā)展?!?/p>

目前,中國政府正在大力的推動(dòng)“互聯(lián)網(wǎng)+”、“大數據”等國家戰略,這在世界其他國家也是罕見(jiàn)的。目前,以政策體制、金融體系、產(chǎn)業(yè)生態(tài)三位一體的創(chuàng )新勢態(tài)逐漸成型,未來(lái)如果政策落地不出現重大偏差,在國家資源向創(chuàng )新與研發(fā)傾斜,社會(huì )體制也將向有利于創(chuàng )新的方向進(jìn)化。

過(guò)去中國一直是后發(fā)國家,主要參照發(fā)達國家的經(jīng)驗進(jìn)行創(chuàng )新,是跟隨性、仿制性的創(chuàng )新,往往在開(kāi)始之前就知道要做出哪些創(chuàng )新。在創(chuàng )新跟隨期,此舉可以極大的降低了新發(fā)明投入和風(fēng)險,但是,要開(kāi)始進(jìn)入創(chuàng )新突破期的關(guān)鍵時(shí)點(diǎn),原有的創(chuàng )新模式就必需要進(jìn)行系統性轉變。楊小凱曾指出,落后國家傾向于模仿發(fā)達國家的技術(shù)和管理而不去模仿發(fā)達國家的制度,這樣落后國家雖然可以在短期內經(jīng)濟獲得快速的增長(cháng),但是會(huì )強化制度模仿的惰性,給長(cháng)期增長(cháng)留下許多隱患,甚至長(cháng)期發(fā)展變?yōu)椴豢赡?,因此,他認為后發(fā)國家有“后發(fā)劣勢”。因此,緊抓時(shí)代機遇,穩固發(fā)展當前打造“中國特色創(chuàng )新生態(tài)圈”的關(guān)鍵優(yōu)勢,是建設創(chuàng )新型國家的重要戰略基點(diǎn)。

注:本站文章轉載自網(wǎng)絡(luò ),用于交流學(xué)習,如有侵權,請告知,我們將立刻刪除。Email:271916126@qq.com
隨機讀管理故事:《永遠讓你的老板先開(kāi)口》
一個(gè)銷(xiāo)售員、一個(gè)辦事員和他們的經(jīng)理步行去午餐時(shí)發(fā)現了一盞古代油燈。他們摩擦油燈,一個(gè)精靈跳了出來(lái)。精靈說(shuō):“我能滿(mǎn)足你們每人一個(gè)愿望。”“我先!我先!”辦事員說(shuō),“我想去巴哈馬群島,開(kāi)著(zhù)快艇,與世隔絕。”倏!她飛走了。“該我了!該我了!”銷(xiāo)售員說(shuō),“我想去夏威夷,躺在沙灘上,有私人女按摩師,免費續杯的冰鎮果汁朗姆酒,還有一生中的最?lèi)?ài)。”倏!他飛走了。“OK,該你了。”精靈對經(jīng)理說(shuō)。經(jīng)理回答:“我要那兩個(gè)蠢貨午飯后馬上回來(lái)工作!”閱讀更多管理故事>>>
崔瀚文課程
崔瀚文觀(guān)點(diǎn)
相關(guān)老師
熱門(mén)閱讀
企業(yè)觀(guān)察
推薦課程
課堂圖片
返回頂部 邀請老師 QQ聊天 微信